成都桑拿网

四川耍耍网旗下最火爆的桑拿门户网站

当最后一门考试的钟声一响,也就宣告着我的学生生涯结束

99年上半年,是我高中学生生涯最后一学期。
3月28日,是全省会考日,记得考了两天,28日考了三门,29日考了两门。
五中当时没有考点,我们学校学生特地都去县城九中考的,却意外的在考场发现了我的初中同学,他叫麻子,真名嘛,早忘不记得了。
他见我盯着他看,也很快的认出了我,麻子很高兴的和我打招呼,当时在初中时我记得和他关系还很不错的。

《当最后一门考试的钟声一响,也就宣告着我的学生生涯结束》

当最后一门考试的钟声一响,也就宣告着我的学生生涯结束。
我从考场出来走到操场,麻子从后面追上我,“威,你还参加高考吗?”
高考?我心中一片黯然,这个我可从没想过。家里供我读完三年高中,已经非常吃力了,自已的成绩呢,也更非常吃力了,英语好像从没及过格。
五中那鸟不拉屎的地方,好多年没考上有好学校的学生了,大家去那放三年牛,无非都是为了来拿个高中毕业证。
“我不考了,你呢?”我问他。
他追上来,叹了一口气,“我要考,我爷爷要我考。”
“你爷爷要你考?怎么不是你二大爷要你考。”我觉得很奇怪,你上大学,和你爷爷扯个毛线的关系。

《当最后一门考试的钟声一响,也就宣告着我的学生生涯结束》

“我爷爷以前是知识分子,我爸爸以前在五七大学读过书,到了我这一代,就我一个男丁,不能断了读书的香火。”他苦笑道。
“还有这么个说法。”我装作恍然领悟,顺口说了一句,“你爷爷是地主吧,是不是到你这手里,也得变回地主去,继承他手上的三个金钵钵。”
他苦笑道,“哪来三个金钵钵,三只要饭的碗都没有。”停了会问我道,“威,试也考完了,你现在准备去哪儿?好不容易来趟县城。”
我了看手上的电子表,才中午12点不到,眼睛快速扫射了一下校门四周,见到一家米粉店就在前方二十米处,肚子情不自主的也咕噜的叫唤起来,

《当最后一门考试的钟声一响,也就宣告着我的学生生涯结束》

“要不?去唆一碗米粉?”
“好啊,正好我也有这打算。”麻子高兴道,“说好了啊,我来给钱。”
“好啊,反正你家有三个金钵钵。”他要抢着给钱还不好,刚好我身上没多少钱,我还准备去街上晃悠几圈呢。
“老板,来两碗粉。”麻子老远就吆喝道。
“要得……”那老板头也不抬就应上了。一看就是老熟人,不过也不过奇怪,就在校门口不远,这是他大本营。
我不由得想起了五中校门口那个“老三”,还有那个读到高二就跑了路的“刀疤”。学校的甲菜2张票,也就是1块6,真心还不如老三的乙菜好吃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